秋狈不吃他妈头🍅

梦想是成为会写文的画手嗷嗷嗷嗷嗷嗷嗷嗷……

【弈明】无题

*第一次发文,有什么不对请指正靴靴。
*私设成年黑化星(好像不明显),脑子有病明
*意识流,ooc

     弈星想,他确实是喜欢明世隐的,不是对师父的,而是恋人之间的喜欢。
     或许从那个雪天开始,那人眼角的一抹殷红就已烙入心涧。随着年岁的渐长,隐忍的爱意疯狂蔓延,直至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 外出归来已是月移中天,弈星只迈入院门便见着明世隐一人趴在院中石桌上。
     “师父?”刚一靠近便闻见酒香,弈星拾起明世隐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,果然是酒,而且是极烈的酒。
     拿茶杯喝酒,这事也就只有他师父干得出来了。
      明世隐终于抬起头来,揉了揉眉心,道:
“唔……回来了啊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 “回来了那就早些歇息吧,时候不早了。”
    明世隐撑着石桌站起来,无奈喝了酒,身形不稳,一旁的弈星立即扶住了差点摔了的他。
      “师父,小心些。”
     “无妨,”明世隐摆摆手,“叫阿离去厨房弄碗醒酒汤来——等等,不行不行,不能叫她去,那兔子会把厨房炸了的,就叫玉环去吧……唔,还有裴擒虎,他下午踩坏了我一枝牡丹还没找他算帐……”
     弈星听着明世隐絮絮叨叨说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,眼神却越来越黯淡。
      “唔……剑仙大人的酒果然名不虚传,改天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师父,你喝醉了,”弈星终于出声打断了他,“这里除了我们哪还有别人。”
     明世隐像只被突然捏住了喉咙的小雀儿,没了声。过了半晌,他道:“是了,没有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二十年前,方舟计划失败,尧天组织没了存在下去的意义。公孙离收拾了行囊,道别后,去追逐她的梦想;裴擒虎一直喜欢着公孙离,便也跟着她去了;杨玉环早已入宫,已是贵妃的她终日被囚在红墙黛瓦中;那个曾经名动长安的剑仙李白弃了一切去了大漠楼兰,再未回来;就连那个有严重强迫症的治安官也在前年去世了,听说是染了重疾,他身边的那只小耗子在他碑前跪了好几天后也不知所踪。
       二十年足够改变一切了,却未曾在他师父脸上留下一丝痕迹。
    
      “我真真是醉糊涂了,”明世隐怔怔地念着,“对啊,什么都没有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师父,”弈星将他拉入怀中,“还有我,我还在,师父,我一直都会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不会的,你也会走的,你会厌倦,会死,最后只会剩下我一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不!不会!”
       “会!”明世隐用力推开弈星,一手撑着石桌,却笑了,“嗤——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惩罚,是对我妄图泄露天机的惩罚!长生不过是诅咒罢了,让我亲眼看着一切发生,却束手无策……”
      他抬起手轻抚眼角的红痕,“这个,是罪印,你明白吗……”
       弈星拿开他的手,亲吻他的眼角,“夜里风凉,师父还是进屋去吧,莫要染了风寒。”
       明世隐没有回他,任由弈星抱着。
       弈星又解下斗篷给他披上,
      “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全文瞎逼逼,那什么方舟计划我瞎扯的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另外,对不起,狄大人!我不是故意把你写死的!(士下座)
       最后,感谢观看,各位小可爱们给个评论行不行,哪怕是批评也行

呜呜呜我画不出来温总的霸气老金的骚T^T
另外我磕爆人渣组!

我!永远喜欢子休!

emmmmm……这个滤镜